晓鱼酱

无缘二(修)

五年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就在千手扉间战死沙场的五年后,木叶来了一位非常特殊客人。

来自鬼之国的巫女大人。

鬼之国与木叶并无交集,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向和木叶并无交集鬼之国的巫女突然到访木叶,谁也没有注意到同行的人员之中有一个一个黑发红眼大概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直到鬼之国巫女在离开之前将那个孩子托付给千手一族的族长,这是他们也才注意到那个孩子。

那孩子长得相当的精致,让人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被鬼之国的巫女托付给了千手柱间,千手一族的族长千手柱间。不是作为木叶的火影,仅仅是千手一族的族长,以及一个不能公开的身份。

那孩子母亲的兄长,孩子的亲舅舅。

这个无法公开也并没有打算公开的身份。

至于托付的理由则是因为一位故人临终托她将孩子带到木叶,交给千手一族的族长,这孩子身上流着千手一族的血,希望族长看在她对千手一族有着巨大的贡献的份上,替她照顾好这个孩子。鬼之国的巫女并没有提到那个故人的名字,但是千手柱间知道,她的那位故人,就是自己的妹妹千手扉间。

她托鬼之国巫女将孩子送来,那也就代表着,她,已经离开这个人世间了。

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悲痛,和酸涩的眼眶,他不能哭出来·····

柱间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从鬼之国巫女手中接过被她牵着的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乐,母亲希望我能够平安喜乐的过完一生。”不要重复她的悲剧。当然这最后一句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千手柱间却听懂了这句话所隐藏的意思,表情虽未有所变动但是内心的悲痛又增加了一分。

“乐吗?真是个好名字呢。”他笑着说,但是他的笑容在一旁的漩涡水户眼里,却比哭还难看。

千手柱间温和的看着黑发红眸的小男孩,好像能够从他那双继承与他母亲红眸之中,看到同样有着红眸的女子,他的妹妹——千手扉间。他唯一的妹妹,也是他这一辈之中唯一活下来的同胞妹妹,那个为了家族,为了自己的理想牺牲一切的妹妹。那个绝代风华的妹妹,他还记得妹妹身着嫁衣即将去联姻时候的样子。在鬼之国怀中抱着小小的孩子看到他的那一刻泪流满面的妹妹。

他的心脏在这一瞬间仿佛痛的喘不过气来一样,妹妹死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发誓要保护弟弟妹妹,全部都离他而去了。

“好好的在这里住下来吧,我们会照顾你的。‘’

他强忍着内心的伤痛,摸了摸外甥的头和他说道。

“谢谢你将他送过来。”

千手柱间对着鬼之国巫女说道。

“不客气,我也是受···她所托。”

鬼之国巫女下意识的想说出好友的名字,但是最终还是张了张口没有说出好友的名字。

她突然间想起了,五年前见到好友的样子,她一身的狼狈衣服上带着血迹和被划破的衣服露出的肌肤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伤口上还带着血,有的已经凝固,而有的还在趟着血,染红了周边的衣服,就是这样对她也还抱着还未凸起的的小腹,以及额头上带着已经完整的替身契约的图案,失血过多的她原本就白皙的脸显得更加苍白就是这样她的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笑的样子的到现在还记得。

她说

能收留我吗?

回忆戛然而止,终止了回忆的鬼之国巫女,对着千手柱间点点头,然后从袖口拿出一个大大的信封信封上面没有任何字。

“她去世之前说要我把这个交到你的手上。亲手递给你,她说你会明白的。明白她的意思的。”

在递出信封之后,她摸了摸一直看着她的少年的头,依稀能从少年的五官之中看出已经去世的好友的样子,那个一身狼狈却带着笑的女人。她眼眶中瞬间蓄满了泪,下一秒就将滑落。

柱间从她的手中借过信封后。

“她···有说什么吗?”

站在一旁的水户问道。她和小姑子的感情相当好,她也很清楚小姑子的性格小姑子向来是个做事情非常周全的人,她不相信小姑子没有留下什么。没有留下话给她们。

“她想说的全部都在这封信里,还有····乐就交给你们了。”

鬼之国巫女说完之后她最后再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柱间身边的小男孩。端起一个勉强的笑脸。

“乐……紫姨要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笑着摸了摸少年的头发然后优雅的离去,她不敢回头,生怕眼泪就此决堤。

那孩子就是千手扉间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和生下来的孩子,或许对于那孩子来说将他留在鬼之国,可能更能保障他的安全,千手扉间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

可是命运确是总是捉弄人,就在他三岁那年一个黑影偷偷地潜入鬼之国想要偷走他,虽然最后黑影被抓住了,但是这次意外扉间也受了重伤。所以鬼之国也不是绝对的安全,送去木叶至少大哥能保护他。

而也是因为亲眼目睹母亲重伤的这个原因,他,开眼了。

紫色的轮回眼死死的盯着那团黑影,并且拖到了鬼之国巫女的到来,巫女将黑团封印好之后,经历复杂的仪式将黑影净化掉了。

但是扉间也因为这次的重伤提前去世。

在去世之前的一年之中,扉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孩子必须记住的东西告诉他,至于现在不能够告诉他,或者教不了他的东西全部写成卷轴,再去世之前她将所有的卷轴,包括以前写的,还有在这一年里所写的全部东西自己自己的一些能够留作纪念的东西全部封印在了里面,交给了他。

看着母亲递过来的卷轴,那双相像的红眸蓄满了泪水。她怕孩子的轮回眼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的窥探。所以暂时封印了他的轮回眼,在他能够真正有能力使用轮回眼之前,这道封印不会解除的,除非强行冲破封印。

“我爱你,乐,今后的路我不能陪着你走下去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拜托你紫萱阿姨送你去舅舅那里,我知道我自己已经快要离开了,我死后就把我的尸体烧了吧,然后带我回到那里,告诉舅舅将我葬在……葬在……外公外婆旁边吧,不用立碑,我只要在他们身边就好……乐……我好舍不得你……但是今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不论我在那里,我都会爱着你。一直一直爱着你。”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原本抚摸着他的头发的手也渐渐滑落。

她去世了。

小小的少年红色的眼眸中的眼泪终于滑落。一滴血泪也随着透明的泪水从眼眶滑落。

再见了……母亲……妈妈……

几天之后少年出发了带着母亲的遗物和骨灰随着鬼之国巫女来到了木叶。见到了千手柱间。

这就是妈妈的家吗?

这就是妈妈的亲人吗?


我们到了呢妈妈。

少年紧紧的抱着手中的小盒子,那里面有着一个小小的锦囊那里面装着母亲骨灰。

@唱一首诗歌  @扉间的白毛毛  @宇智波扛把子浅尘  @宇智波家扛把子  @木葉毛領 

评论(17)
热度(44)

扉姬大大的小粉丝

© 晓鱼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