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鱼酱

是非②

我曾经问过母亲我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我还记得母亲听到我的问题后,眼神微变神情非常复杂,最后都化为一种解脱。

她摸了摸我的头,笑得那么好看,将我抱在怀里轻笑着说道。

“你很想知道吗?”

我还记得母亲的声音,是那么轻那么温柔。

那年,我五岁,母亲三十二岁在这个平均年龄为三十岁时代,像母亲这个年龄女人早就做奶奶或者外婆了,但是母亲只有我这么一个五岁的女儿。我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

“嗯,我想。”我点了点头,说道,期待着我父亲的样子,因为能让母亲这么美的女人嫁给他,那么他一定是个大英雄。

“他,不爱我,但是他是个好人,我也已经不爱他了。好像是这样,好像我还爱着他。”母亲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不再开口,任凭我怎么问她都只是笑笑不说话。

再后来我见到了我的父亲,他是一个忍者,但是母亲不愿意和父亲一起,她问我是和她一起还是和父亲走。

我以为只是在父亲那里待上一段时间就回来,母亲看出了我的想法她告诉我,选择和父亲走就不能再见到她了,如果选择和她一起,那么就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母亲就在那里会等我回来的吧?

我这么问父亲。

父亲笑着说是。他告诉我,如果我跟他走母亲一定会跟上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就能够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父亲算错了母亲的性格,而我做错了选择,我选择跟父亲。

那年我八岁。

离开母亲的第一天,母亲没来。

第二天母亲依旧没有出现。

第三天没有见到母亲。

第四天依旧没有见到母亲……

……

就这样一个月之后母亲还是没有出现,我想要回去找母亲。但是当我回到那个我生活了八年的家的时候。只留下一间屋子的残骸,村里的人告诉我,那天我们走后,母亲就卖了花田,然后一把火烧了房子,离开了村子,没有人知道母亲去哪里了。

我知道母亲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失去了家。

我在八岁那年得到了一个父亲,却失去了我的母亲,失去了我的家。我不要父亲了我只想和母亲在一起,但是母亲不会再回来了。那年的冬天好冷,哪怕屋子里很暖和,衣服也很暖和,也有好吃的东西,暖暖的被炉也一样。我的心好冷,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觉得还是在母亲那里暖和,哪怕没有这些,但是有母亲在。

之后我生活在一个叫做木叶的村子里,我成为了一个忍者。

那年我十二岁刚刚当上下忍,和我的父亲只是熟悉的陌生人。

我成为了中忍,那年我十五岁,我在岩隐村通过了中忍考试。并且在通过中忍考试的同年我和族内的大长老的孙子订了婚,他大我三岁是个上忍。

这时的我已经知道一切,知道父亲和母亲的婚姻,知道母亲的假死离开,也知道母亲当初那句话的意思。

那年我十五岁是个中忍,已经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同族上忍未婚夫。

我嫁人了。母亲还是没有出现,但是我还是收到了来自她的礼物,是一个镯子,一个母亲一直戴在手腕上的镯子,据说,那是外婆送给她的元服礼,哪怕外婆没有活到她元服的时候,但是还是提前准备好了礼物。

礼物是她托妙木山的蛤蟆送过来的,说是在三年前去妙木山的时候拜托的,蛤蟆们也不知道母亲在哪里。她没有和妙木山的签订契约。

那年我十八岁收到了来自母亲的礼物,知道她大概还活着。

我生下了我的儿子,我的丈夫替他取名为富岳。

那年我二十岁。

我的父亲去世了,他还算长寿活到了八十岁,在三年前,柱间大人,也就是我的舅舅,木叶的初代火影已经去世了,在葬礼上母亲没有出现,同年宇智波斑去世。

那年我五十一岁已经见到了我的小孙子佐助。和父亲长得极为相像的小孙子

我也已经离开母亲整整四十三年。

我的大孙子已经十一岁了,叫鼬在暗部任职。四代目火影的儿子波风鸣人和我的小孙子佐助是同学。

我的丈夫去世了,那年我五十二岁,在失去父亲的次年,我失去了我的丈夫。

最后终于轮到我了。那时我的大孙子已经十八岁了我也已经五十八岁

我的愿望是再见一次母亲,如果能够回到当初,我一定不会离开母亲。

我叫安,平安的安。

我已经离开母亲整整五十年。

这世间的是是非非我都经历过了,但是我最遗憾的是当初的那次选择,我选择了一个只听母亲描述是个好人的父亲,没有选择一直和我在一起的母亲。哪怕是被误导也是一样错了就是错了,这一生的遗憾无法弥补。我因为一个幻想出来的一家在一起幸福生活,放弃了和母亲在一起的机会,放弃了安逸的生活,离开了我的母亲,从此再未相见。

评论(10)
热度(43)

扉姬大大的小粉丝

© 晓鱼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