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鱼酱

思念㈡

“芸姨,我····梦到母亲了呢。”

“哦,她说什么了吗?”

“嗯····忘记了···但是····我想她了呢。”

“是吗?她快醒了····还有十几年吧,封印就要消散了呢。扉姬,真可惜我大限将至,不能等到你醒来呢。”

“芸姨···你在说什么?什么封印,什么醒来?”

“哦···没什么,那个锦囊还在吗?”

“在。”

“那可是护身符呢,要好好保存呢。”

“是,我把锦囊给了小佐助。”

“是吗?那样也好。”

······

宇智波玲奈还记得昨天还在和她笑着一起喝茶,一起聊天的长辈,母亲的挚友,没想到她也离去了,她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三个月前刚刚送走她恨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的父亲。

没想到,如今又送走了,母亲唯一的挚友接下来····她还要送走谁?

参加完葬礼,回到家中打开压在柜子底下的红木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赫然是哪个她说已经送给小孙子的那个锦囊。

她从未打开过,自从收到的那天起。

身为母亲好友的芸姨在乎的不是自己,而是她送给自己的锦囊,她的父亲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终身未曾娶妻,连情人都没有,断的干干净净,此生只有自己一个女儿。

“我爱的人,不管你信不信,只有你母亲,千手扉姬一人而已。只是我发现的太晚,做错的太多。”

她还记的父亲临死前的那句话,以及芸姨之后的冷笑。以及葬礼之后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谁相信?她早就累了,不会等你了。”

还有送给她锦囊的时候的那句话。

“不要,拆开,除非到了合适的机会。”那个锦囊从一开始就被缝死了。

她看着手中已经旧了的锦囊,颜色不复当初的鲜亮,花纹也有些断裂,但是依旧完好。

她狠了狠心抽出一把剪子,一点一点的挑开了缝口的细线。

 

里面有一张折叠的小小的纸,一个护身符,她小时候一直想要托母亲要带回来的鬼之国巫女亲手制作的护身符,巫女与母亲也是挚友,只可惜,那一去母亲再未回来,她也一直怪着自己。

怎么会有这个?

一个被封存的好好的吊坠,母亲从未离过身的吊坠。

她的手有些颤抖的打开那张纸,熟悉的字迹,瞬间让眼泪蓄满了整个眼眶。

 

吾儿,玲奈亲启

 

   抱歉玲奈,我失约了,不能亲手将那个护身符给你带上,当你看到这封不算信的信的时候,恐怕已经过去好久了吧,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封信,我只想告诉你,我对你的爱,从未改变,从未减少。你能看到这封信那么你就一定平安吧,所以原谅我和你芸姨瞒着你那件事情。

至于现在的情况,你芸姨应该会告诉你,直到她去世的那天。

吾儿安心,吾儿安好

我不能看着你长大,结婚,生子,但是我会一直爱着你,别的也没什么送给你,那个吊坠就当是送你的元服礼吧。

 

吾儿莫哭。

 

双手攥紧这一张薄薄的纸仿佛这有千斤重。

 

“玲奈大人,玲奈大人。”

擦干眼泪,出声道。

“怎么了?”

“芸大人有留给你的信。”

“放房门口吧。”

“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想她吗?

为什么不将真相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评论(24)
热度(36)

扉姬大大的小粉丝

© 晓鱼酱 | Powered by LOFTER